道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道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圈内人吸毒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1:02 阅读: 来源:道钉厂家

强制戒毒人员廖某升原是顺德小有名气的DJ,回忆起吸毒那段经历,他后悔不已。梁冠华 摄

今年3月份以来,从李代沫到柯震东、房祖名,明星涉毒事件不断爆出。如果将时间再向前推,罗琦、谢东、满文军、莫少聪、谢天笑等,更是长长一串明星涉毒名单。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我国政府对毒品从来“零容忍”,警方从来没有放松过打击,禁种、禁制、禁贩、禁吸并举。2010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禁毒人民战争”。特别是党中央、国务院今年6月发出《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以后,各级警方进一步加大了以缉毒、收戒为重点的禁毒斗争,北京警方查获涉毒人员7800多名,其中演艺人员占0.15%;广东警方在去年陆丰、惠东开展“雷霆扫毒”取得显著战果的基础上,今年又开展查处涉毒娱乐场所等集群战役。不难发现,最近频曝娱乐明星涉毒,是警方加大打击力度的体现。

据此前公开报道,娱乐圈人士涉毒违法行为屡屡发生,这个庞大的群体有意无意间将吸毒行为娱乐化,他们可以在生日、庆祝、宴席等聚会场合公开或半公开提供毒品(尤其是新型毒品)共同享用,有些甚至觉得惟此才够“排场”、够“时尚”。这些人吸毒究竟为哪般?带着这样的疑问,近日,记者走进省内部分强制戒毒所,与娱乐圈吸毒人员面对面。

影视配角吸毒被强戒2年

现年38岁的吴某勇是贵州省天柱县人,1998年毕业于四川省某艺术学院表演系。2001年至2003年就职于珠海市某星公司;2013年7月,吴某勇因为吸毒被珠海市拱北口岸派出所抓获并送往珠海市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为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吴某勇告诉记者,早在2001年,他就怀揣着演员梦来到了珠海,开始了他的追梦历程。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被香港某知名导演看中,开始了演员之路。期间,他在香港名角黄秋生主演的电影《南国风云》、台湾知名演员苏有朋主演的电视连续剧《青春有约》等剧里面出演配角。

娱乐从业人员吸毒的事例屡见不鲜,由于对明星的盲目崇拜,加之事业小有所成,吴某勇慢慢沾染上了一些不良恶习,最终沦为一名吸毒者。从此,他的人生堕落到了另一种天地。

“还记得我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在一个片子杀青的聚会上,当某名演员拿出大麻和冰毒吸食时,出于好奇及对他的信任与崇拜,我毫不犹豫地就与他们一起踏上了吸毒的苦难之旅。”吴某勇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在戒毒所的岁月里,吴某勇辗转于囹圄间,伴着痛彻心扉的悔悟,他常常感叹:38岁这个年纪本该是事业上有所斩获、凯歌频奏的时段,如今他却只能在戒毒人群中改过自新。

吴某勇希望广大观众、青少年朋友以他为戒,提高警惕,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DJ人员涉毒“曲终人散”

现年24岁的廖某升是广西贵港市港北区人,2008年开始在娱乐场所从事DJ工作。因为好奇,在嗨客的引诱下吸了第一口,从此走上吸毒歪路。2013年6月13日,他因吸毒被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2年,一个月后投送广东省三水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

廖某升在顺德娱乐场所DJ圈小有名气。2008年,廖某升高中毕业后来到顺德区大良镇的一些娱乐场所从事DJ工作。2009年,他改编的DJ歌曲在网上相当流行,不少人下载。据他说,娱乐场所每下载他一首歌曲,付给他3元版权费,几年来,仅此项收入就有几万元。

忆起光辉岁月,廖某升眉飞色舞,但因为吸毒,如今钱没有了,健康没有了,声名也狼藉了。

同样因为好奇而吸毒的还有DJ李某文,他是江门鹤山市双合镇人,现年28岁,2005年初中毕业后到深圳参加文化传播学习班。2006年底结业后来到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前沿酒吧”做DJ工作,月收入过万。

从事DJ工作时,李某文因为好奇吸上了K粉。最终,他不仅离了婚,不胜其烦的父母也终于忍无可忍报了警,鹤山警方在家中将其抓获。

廖某升、李某文在接受采访时说,娱乐场所出入的人形形色色,嗨客尤其多,耳闻目睹多了,加上自已定力不足,很容易走上涉毒这条“不归路”。

娱乐圈人士为何相继涉毒?

娱乐圈人士尤其明星吸毒影响不容小觑。广东省戒毒管理局巡视员何海如认为,很多年轻人把明星当做偶像,也把明星的行为当做自己的行为准则,一旦他们喜爱的明星吸毒,他们可能就会受到引导,甚至认为沾染毒品也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更有可能会把吸毒当做时尚来效仿。可以说,明星涉毒给社会给很多年轻人做了坏示范。

为何这么多的娱乐圈人士相继涉毒?

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省法学会禁毒法律政策研究会会长曾添贵认为,这其中固然有社会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原因。他们吸毒原因大致有三:一是对毒品的危害缺乏深刻认识。二是精神空虚。三是认知误区,追求“时尚”,把吸毒作为娱乐圈交际的新媒介。

何海如也认为,娱乐圈诸多明星涉毒是多种因素造成的。这些涉毒的明星都有足够的财力,追求奢靡生活,近墨者黑,容易沾染恶习;他们压力大却又精神空虚,追求刺激,误以为毒品是缓解压力、捕捉“灵感”的精神“支柱”。只是,再怎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也无法掩盖吸食毒品者生活堕落、精神空虚的实质。

曾添贵认为,毒品是精神鸦片。从犯罪角度看,吸毒是违法行为,成瘾者应强制隔离戒毒。从心理学角度看,吸毒者是特殊病患者,长期吸毒会产生精神依赖,伤害大脑神经,不能自拔,有时还会产生幻觉,这种幻觉有时会被认为是“灵感”,但丝毫无助于“创作”。幻觉重复出现,有时他们会感到被人“追杀”,导致行为失范,这是一些明星从吸毒滑向死亡,甚至走向犯罪的心理原因。

娱乐明星须自律 社会监督不可少

明星涉毒既伤害了亲朋的心,又让粉丝失望,在社会上造成负面影响,给很多年轻人做了坏示范,对社会危害极大。那么,社会该怎样呼吁明星规范自己的行为?

曾添贵和何海如认为,首先要使娱乐明星认识到自己是公众人物。他们的言行以及在演艺界、传媒界、网络界的身份,特别需要他们加强自律,增强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和对社会负责的意识。在“毒潮”来袭的情况下,娱乐明星应当运用自己的特别身份,宣传国家《禁毒法》关于“禁毒是社会的共同责任”的规定,这样才能无愧于群众粉丝的期望,才能挽回个别明星涉毒败坏形象造成的损失。

其次,要加强行业监督,明星自律与行业他律相结合。新闻、出版、文化、广播、电影、工商等部门要按照国家有关宣传及文化娱乐场所管理等各项规定,规范明星演出行为,绝不允许明星吸毒、藏毒、提供平台宿留吸毒。提倡演艺公司与当地警方签订艺人禁毒协议,承诺演出公司今后将不录用、不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互动,不为他们以涉毒为噱头提供炒作平台。

令人欣喜的是,北京在这方面已有所行动。8月13日,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与北京42家经纪机构和表演团体签订《北京市演艺界禁毒承诺书》,承诺不录用、不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活动。

何海如认为,这样的承诺书意义深远,“这意味着吸过毒的人,我们不推你了,有什么活动也不带你参加了,因为对社会影响太坏。这会使得吸毒艺人逐渐没有市场。”

第三,要加强舆论监督。社会舆论和传媒界要揭露毒品危害,剖析明星吸毒的原因,宣传成功戒毒典型。要使广大群众包括明星家人、朋友、粉丝认识吸毒是违法犯罪行为,不能把明星吸毒作为娱乐新闻加以放大,而应看作是一种耻辱。自觉做到不种毒、不制毒、不贩毒、不吸毒。

第四,要切实打一场禁毒人民战争。明星吸毒被抓,群众举报的作用不容小觑,这再次凸显了禁毒人民战争的重要性。只有切实打一场全民禁毒战,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毒品对个体、家庭及社会的腐蚀和危害。(记者 陈捷生 欧汉华)

眉山设计工服

贺州工服订制

东莞西装设计

定州职业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