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道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持续改革再启黄金十年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2:43 阅读: 来源:道钉厂家

持续改革再启黄金十年

高盛近日发表观点,认为中俄印巴这四个最大新兴市场的最好发展时期已经结束,原因是“新增劳动力供应量减少,经济增长潜力可能已达到顶峰”。鉴于十年前正是高盛首度提出“金砖四国”概念,上述观点引发市场关注。撇开其他三国不谈,仅就中国而论,笔者以为影响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因素至少还有三个:一是城镇化步伐放缓。以城镇常住人口占比衡量的中国城镇化率,本世纪前10年平均每年提高1.37个百分点,目前增速已逐步递减,“十二五”的目标是年均提高0.8个百分点;二是未来出口增长空间有限。肇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正式宣告了此前“亚洲生产、欧美消费”的增长模式破产,随着欧美需求市场持续低迷,中国出口快速增长的空间被大大压缩;三是资源环境约束凸显。过去十年的中国经济增长,伴随的是资源能源的大量消耗与自然环境的明显恶化,这显然也不可持续。  中国政府对上述情况应该说有充分的估计,这也是为什么“十二五”规划设定的GDP平均增速仅为7%的重要原因。笔者以为,尽管中国未来增长潜力面临新挑战,但只要坚持以改革释放发展动能,中国经济仍能保持年均8%-9%的增速,开启一个新的黄金十年。  而开启新黄金十年的钥匙,一是劳动力资源潜力;二是城镇化步伐。  先看劳动力的潜力。关于劳动力,发展经济学有两个专业术语,人口红利和刘易斯拐点。这两个概念相互联系又有所区别,人口红利主要指劳动力数量持续增长所带动的经济增长,刘易斯拐点理论着重分析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转移所带来的生产力提高。  从中国目前情况看,劳动力资源将在“十二五”期间达到顶点,农村可以向城市转移的剩余劳动力将越来越少,与劳动力相关的经济增长动力确实在减退。但是,上述分析忽视了两个重要的因素:劳动力素质提升和劳动力逆向流动所带来的生产力提高。前者以劳动者受教育水平为分析基础,中国在这方面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后者则指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返乡创业,他们更开阔的视野、更娴熟的技术、更高远的见识,将加速农业现代化进程,甚至推进农村城镇化进程。  再看城镇化。2010年末城镇常住人口的比重为49.68%,与发达国家70%左右的水平相比,还有很大提高空间。更关键的,中国当前的城镇化是一个有水分的城镇化。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居住地与户口登记所在地不一致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为2.6亿人,其中不包括市辖区内人户分离的人口为2.2亿人(绝大部分为农民工),如果考虑这个因素,则中国的实际城镇化率可能不足40%。今后城镇化对经济的拉动,除了城镇人口会继续增加,更多应该是来自于做实城镇化所衍生出的巨大投资消费需求。有关测算表明,外来打工人员在城市落户,平均每个人需要投入的资金为10万元。目前2.2亿农民工,假设未来10年每年解决2000万人的城市落户问题,则每年需要投入2万亿元,如果再加上这些人在落户之后衍生的消费需求,其对经济的拉动作用的将是不可估量的,要知道,2008底出台的巨额经济刺激计划的总额不过4万亿元。“十二五”规划提出要使我国国内市场总体规模位居世界前列,根本路径还在城镇化。  能否把上述人口和城镇化方面的潜力发挥出来,关键在于能否贯彻中央十七届五中全会上提出的“以更大决心和勇气全面推进各领域改革”的要求。经验表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0多年,之所以一直能够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靠的主要是每隔一段时间在一些关键领域进行一次突破性的改革,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1994年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从1998年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到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  也正基于上述认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相信只要拿出足够的决心和魄力,做好顶层设计,在涉及财税、户籍、教育、收入分配、非公经济发展等领域实施全面深入的改革,中国经济再迎来一个新的黄金十年就绝非虚言。  特别需要指出的,如果确实能够实现上述领域改革的突破,新起点上的黄金十年,或许企业利润和投资收益率仍达不到此前的水平,从而不被高盛等国际资本看好,但将会是更多人受益的包容性增长,其增长模式也将更具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作者为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资深分析师)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alevel课程培训机构

ib 补习

相关阅读